长长胖胖相声之仙女记

张永岗 的头像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仙女记

 杨猛:A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磊:B

A:你知道吗,咱们学校正在推行《首都大学生文明公约》,校     领导对我们提出了“重小节,做实事”的要求。

B:当然知道了,我们宿舍宣传得可热闹了。对了,你们都做什么了,介绍一下。

A:你知道我住在哪个楼吗?

B:哪楼?

A:散花大楼呀。

B:奥!知道,不就是学四楼吗。

A:那你又知道我们学四楼为什么叫散花大楼吗?

B:不知道。

A:因为我们楼上住着一位仙女。经常往楼下散花,所以叫散花大楼。

B:住个仙女,她是哪来的,怎么住在学四楼了?

A:据说是天上下凡的。

B:是呀!我跟您说吧,我最喜欢仙女了。能让我见见吗?

A:可以呀!

B:你说话算数吗?

A:没问题,只要我答应的事,仙女她绝不反驳!

B:要是这样的话有机会,您给我介绍介绍。

A:今天就是机会,来握握手吧,我就是哪仙女。

B:您就是哪仙女呀?!

A:正是小女!怎么样?喜欢我吗?

B:不喜欢!!!

A:你不说你最喜欢仙女吗?

B:就你呀!我喝醉了也不喜欢你呀!

A:唉呀,你说这话让我太难过了。

B: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

A:它是这么回事,当我考进北邮以后,有人送我一束鲜花,这花名叫十样锦,我就把它放在插花瓶里了。时间长了我也没管它,哪天我这么一看呀,好么,根也烂了,水也粘了,我这么一闻,挺丑的,我就顺手把它扔到楼下去了,我这么一扔呀,正好有一老头正在哪练气功哪,这花呢扔他一身叁了一地。老头一看,呵,什么呀,奥,鲜花,这是哪来的,欧你扔的,这还真有人天女散花呢啊!不过这仙女难看点,这花臭点。由那开是我们这楼叫散花大楼,正式给我命名仙女。

B:这是您的外号呀!

A:我正准备换宿舍呢?

B:住着挺好的干吗搬家呀?

A:同学关系不好处,有一点是就吵起来没完没了,一提起意见来没结没完,让你太烦了。

B:唉,何必呢大家都是五湖四海来求学的,处惯了就好了。其实你们那挺不错的,我参观过,楼下还一块空地可以活动活动。

A:唉,别提了。那天有两个女生在楼下等人。正照着像呢,就冲我们楼上喊上了。什么没道德了,少教养了,骂得这难听呀。

B:这是怎么回是呀?

A:那天我吃鱼,剩下那点什么鱼刺,鱼汤之类的我就顺手给扔下去了。

B:啊!扔人家一身呀?

A:是!连脸上都有!

B:那能不急吗!

A:我跟你说呀,这人性格不好,这急和急不一样,同时有个小伙子打那路过,我甩他一身一脸,这小伙子,任什么没说,跟没事人似的,脑袋顶着鱼头就走了,我告诉你呀我就喜欢这样的老实人。

B:那叫老实人呀,人是没发现你,人家到了家也得骂你。

A:回家在骂咱不就听不见了吗。这俩女的骂起来还没结没完。

B:那你就下楼劝劝人家,解释解释。

A:不行,好么,我一露头,这叫自投罗网,弄不好叫你赔衣服,你怎么办,她骂累了一会儿也就走了。这时候,有个老头替我解释了。老头说“俩位姑娘,别喊了,就算你把嗓子喊破了楼上也是装聋作哑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散花大楼,楼上住着个仙女,有什么就往外撒什么。今天散的是鱼刺,昨天撒的是一碗饺子从天而降,都说从天上不能掉馅饼。可是能掉饺子啊。不过这饺子都发霉了,让我踩上一个,滑我一跟头,差点没把我摔死呀。”

B:多悬那。

A:“完了姑娘,别生气了。回家把衣服洗洗就算了。这种人咱跟她没办法。你不看见他,不抓住她手她不承认那。以后,咱只要抓住她,咱跟她算总账。

B:对!

A:这老头把这俩姑娘劝走了。

B:谁呀?

A:就是管我叫仙女的那个候大爷。

B:就是练气功的那个。

A:对!要说那天早起来有意思,那天我顺着窗户扔出一个啤酒罐,正砸在候大爷脑袋上,这候大爷他谢顶了,脑袋上没有几根头发锃光瓦亮,这啤酒罐也轻点,在他脑袋上,嘣嘣,乱蹦。他找半天也没找着,嘿,这玩艺真有意思。

B:还有意思呢。

A:这俩女的刚走,我们旁边那屋有一个男的,冲着我们屋就喊起来了,说我把他的猫的腿给打折了。

B:你,为什么把人家猫腿给打折了呀?

A:该打!打死都不多。

B:为什么?

A:上礼拜天,他把我那条狗的狗尾巴给剁下来了!

B:这是什么同学呀!

A:就这男的没完没了,高门大嗓。要说我下铺在这方面就比我强一声没言语,

B:真有涵养!

A:把录音机往楼道里一放,等他骂累了,我下铺一按那键,录音机里,呵,就跟连珠炮似的发出来了。

B:什么声音呀?

A:什么缺了德的,死不了的,挨刀的挨千刀的,挨修脚刀的……

B:骂大街呀!

A:对!还是立体声的呢!

B:那管什么用呀。

A:管用。连他们家祖宗三代都给卷上了。

B:多不文明那。

A:嘿,我下铺就是采用这种先进的办法经常取得辉煌的胜利。

B:还辉煌那!

A:我一想,我鼓励鼓励我他。我说:“行,你骂的不错,节奏型很强,不过嘴里的劲头还差点,你这个基本功还不行。那我教你两段绕口令,你好好连连,把基本功砸瓷实了,那在骂起来那效果就会好多了。

B:唉!骂人的艺术

A:我下铺也很高兴,他顺便呢,拿出点葡萄来,我们俩在宿舍里吃葡萄,我们这正吃葡萄呢,外边有人叫门。

B:嗯?

A:仙女在家吗?

B:谁呀?

A:就是那候大爷。“我说仙女呀,你们吃葡萄了吗?”我们吃了“我脑袋上这葡萄皮是你吐的不是呀?”我说候大爷,这点您就不了解了,我们吃葡萄不吐葡萄皮,他们不吃葡萄才倒吐葡萄皮呢。

B:什么乱起八糟的。

A:“我说仙女呀,您手下留情吧,您有什么往外散什么我们受得了吗。这楼下全成了禁区了。头一次您散的是烂花,第二次……

B:啤酒罐。

A:不光是啤酒罐呀,还有鸡爪子,我一想这仙女的生活还不错,喝啤酒就烤鸡,所以才扔鸡爪子,这你要喝啤酒就羊肉串,还不得把铁钎子扔下去,非把我串透了不可……

B:这太危险了

A:当天我就来给你们提意见来了,到你们家门口我刚要叫门,就听你下铺在屋里跺着脚的骂大街,我一想一定是有什么矛盾了,算了我这意见先别提了,以后再说吧。

B:老头多好呀。

A: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他在制作录音磁带呢。我说你这录音带录点音乐不好吗,录个什么骂大街的词那文明吗。就你们这样的还是大学生呢,算了我还的在这楼里值班呢,好歹咱还得一块呆上四年呢,我送你一本书,对你会有好处的。

B:您瞅瞅,多好呀!人家不光提意见,还送你书呢。

A:我说候大爷,您把书拿走吧,我没功夫看这个,你提的意见我不能接受,你说我散这散那的你看见了吗?你亲眼看……哦,当然了,头一次,我往下散那鲜花让你看见了,你还给我起了个外号管我叫仙女,现在全校我这外号全传遍了,没有人不知道我叫仙女的,你呀,你要对此事负责,有人说我缺少大男子的气魄,一后我找不到女朋友你要负全权责任。

B:咳!这事也怨你,谁让你第一次散的是鲜花呢,这才管你叫仙女呀,你要头一次扔出俩窝头去,不就管你叫托塔李天王了吗。

A:我说你跟这起什么哄呀。我说候大爷,说话要有根据,提意见要有证据,你有什么证据吗?你提点有证据的。好好好。我给你提点有证据的,你们宿舍阳台里养了四只鸡对不对,拉的鸡粪你们也不打扫,下雨一冲冲得哪哪都是,那赃不赃呀,你们还养一条狗,由上礼拜天开始它一宿一宿的叫唤,吵得别人都不能睡觉呀

B:是呀,它没尾巴了,能不叫吗。

A:我们学校不许杨狗养鸡,请你把鸡狗都处理了。

B:处理了吧。

A:我下铺一听,把狗处理了,他是爱狗如命呀,当时气坏了直奔着录音机就去了,马上就要按键。

B:又要骂街。

A:这时候我给拦住了,我说你等一会,我说候大爷我也给你提一点意见,我说你那么岁数了为什么那么不正派呢。

B:怎么不正派了。

A:你不在值班室里,整天在楼下转什么,不就是想看看过路的女生吗。

B:你这叫恶语伤人呢!

A:我说完这花,把那候大爷给臊的脸煞白。

B:那是臊的,那是气的。

A:手也哆嗦了,嘴唇也颤抖了,眼镜差点没掉地上,我说开录音机。

B:还骂呢。

A:嘿!从那天起,好几天也没人上楼给我提意见。

B:你也太霸道了。

A:那天我买了这么大一个西瓜,我把它一切两瓣,我和我下铺正一人半块,用勺挖着吃。我们这正吃西瓜呢这功夫,候大爷领着公寓科的上我们宿舍来了。

B:找你评理来了。

A:进门就叫我名字,杨猛,你赶快把你所散的这些东西,你看看这楼下,你全把它捡起来,全把它弄干净了,栏杆上那些东西全把它擦洗干净了,你要是再这样咱有地方讲理去。

B:对!

A:我说候大爷,你有什么权力命令我干这活,是你又发现我散什么东西了吗?我问问你我这一脸的西瓜子是不是你甩的?

B:是你甩的吗?

A:我也不知道。

B:你吃西瓜了吗?

A:吃了。

B:咳,就你甩的没错。

A:这你又错了。我们吃西瓜不甩西瓜子,他们不吃西瓜才倒甩西瓜子。

B:又来劲呀。

A:我问问你,今天早起来你扔的臭鸡蛋对不对,这臭鸡蛋整砸在我脑袋上,你还说什么,“蛋碰蛋俩不怨。”

B:什么话呀这是。

A:这话是你说的不是。你过来你过来,你看看这楼下,你扔的这些东西,什么西瓜子,茶叶根,菜叶汤,豆腐脑,碎粉条,满墙都是呀。你再看看这地上,这什么鱼头,鱼刺,什么鸡蛋皮,西红柿,牙膏袋,废报纸,鸡骨头,塑料鞋,到处可见,这是宿舍,这决不是垃圾站。

B:说的好呀。

A:我说候大爷,由打我搬进这宿舍以来,你就跟我过不去,成心和我作对,你说这东西全是我扔的,全是我散的你有什么证据吗。嗯?没有证据就是对我的诬蔑对我的陷害,损坏我的名誉我坚决反对,照这样的话,你这样损坏我,我是决不允许。

B:是呀。

A:这时候,我是越说越激动,我手里着这半块西瓜皮呀,顺着窗户我嗖就给扔出去了,怎么就那么寸,这半块西瓜皮,整扔在一个人的脑袋上,这时候候大爷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,这半块西瓜皮是不是你扔的!

B:这回你没的说了吧。

A:我说候大爷我这正是维护同学的表现,往后天凉了他该带顶帽子了。

B:没听说过。